首页
首页> 财经 > 国有大行竞争“下半场”:开启数字化转型 >

国有大行竞争“下半场”:开启数字化转型

发布时间 : 2019-11-15 15:29:50 阅读量:381

[摘要]今年7月1日,英国杂志《银行家》公布的“2019年全球1000强银行”名单显示,工业、建筑、农业和传媒四大银行再次跻身前1000强银行前四名。其中,工行连续七年位居榜首。

20世纪50年代,中国人民银行在北京商业街

时代周刊记者曾凌俊

在英国杂志《银行家》(The Banker)公布的“2019年全球1000强银行”名单中,四大国有银行,即工商银行(601398.sh)、建设银行(601939.sh)、农业银行(601288.sh)和中国银行(601988.sh),再次跻身前1000强前四名。

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从利润数据来看,国有大银行的盈利能力是无与伦比的。今年上半年,劳动、建设、农业、中国、交通和邮政储蓄六大国有银行实现母亲净利润6377.44亿元,平均日收入35.23亿元。

如何保持持续的操作能力?这是国有银行高级管理层关注的问题之一。商业银行的竞争已经进入“后半期”,数字化程度是银行业未来竞争的核心。国有大银行已经判断了这一趋势,并开始了一个接一个的数字转型。

中共中央委员、中国银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张亮此前对《时代周刊》记者表示,数据在银行数字化转型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作为一种新型的‘生产要素’,数据已经成为银行未来的重要资产和核心竞争力。这是支持银行微调经营管理、推动数据驱动业务发展战略转型、增强风险控制能力的基础。”张亮说。

银行业黄金十年

国有大银行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么强大。20世纪末,四大国有银行,即工业、建筑、农业和中型银行的不良贷款总额约为3.2万亿元。当时,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和外资的进入,银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中国银行业不得不进行改革。

2003年后,国家决定启动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创造性地利用国家外汇储备向大型商业银行注资。按照“四步走”的金融重组计划,即核销实际损失的资本、剥离和处置不良资产、注入外汇储备、发行和上市,将全面推进大银行体制机制改革。这一改革拉开了中国银行业黄金十年的序幕,国有银行完成了一个辉煌的转折。

2005年10月,中国建设银行率先在香港上市,成为首家上市的大型商业银行。两年后,中国建设银行在a股上市。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分别于2006年在香港和内地上市。2010年,作为中国大型商业银行改革的收尾行动,农业银行完成了股权分置改革和上市。另一家大型国有银行交通银行(601328.sh)分别于2005年和2007年在香港证券交易所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在这一过程中,国有大银行的综合实力得到了很大提高,资本实力、资产质量和经营效率不断提高,逐渐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银行之一。

今年2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最新文件将邮政储蓄银行(01658.hk)列为“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因此,中国国有商业银行的数量已经扩大到6家。邮政储蓄银行成立于2007年。它最初只是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的一家有限责任公司。因此,自成立以来,它一直被单独列名。

根据2019年中期报告,六大银行上半年实现净利润6403.71亿元,同比增长271.57亿元,盈利能力稳步增长。其中,工行作为“全能银行”的地位保持稳定,上半年净利润为1686.9亿元。

数字化转型成为必然趋势

商业银行的竞争已经进入下半年。数字化转型是大势所趋。

平安金融一账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叶王春此前对《时代周刊》记者表示,许多外资银行都设立了首席数据官,但中国没有,这表明国内银行对数据不够重视。他认为有必要认识到,银行数据治理建设是必然趋势。

“一方面,数据治理是金融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必然要求;另一方面,数字银行比传统银行具有更高的效率和收入,这极大地促进了银行业对数据治理的迫切需求。”叶王春说。

近年来,大型国有银行开始采取行动。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蔡东表示,该行今年开始了数字转型,最近成立了一个数据分析师团队,覆盖了该行两级主要部门和分行的400多人。该行的创新和服务重点正在转向移动性和智能。

《泰晤士报》记者从美国广播公司中期业绩会议上了解到,该行今年年初特别推出了“推进数字转型、重建农业银行”的全行战略。

在邮政储蓄银行中期业绩会议上,副总裁曲文佳表示:“金融技术正在重塑行业生态。这是一次生死考验。我们要么拥抱时代,要么被历史抛弃。”

公共信息显示,在2017年年度报告中,邮政储蓄银行首次提到金融技术。今年的半年度报告显示,邮政储蓄银行在其总行设立了新的金融科技创新部和管理信息部。

一位金融技术行业从业者告诉《时代周刊》记者,2018年,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数据指导要求,银行业已经进入数据治理的最后一个深水领域。

“近年来,所有银行都在开展这项工作。这项工作是非常困难和长期的,人们发现他们现在做得越多,痛苦可能就越严重。”消息来源说。

数字转换的过程可能是痛苦的,但其效果是显著的。麦肯锡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它能否有效应对数字转型将对银行业的股本回报率产生40%的影响。49%,数字银行的效率比传统银行平均提高了17%。

“(数字转型)不仅提高了效率,还降低了成本,开拓了新业务。这三个因素的倍增将导致指数增长。”平安金融一账户通联合总经理邱含早些时候告诉《泰晤士报周刊》记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本、图片、音频和视频)除重印外,均受时代在线版权保护,未经书面同意,禁止重印、链接、粘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果违反上述声明,网站将调查其相关法律责任。如需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请联系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博狗体育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k10注册

随机推荐